泉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酒仙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23:10 编辑:笔名

序   小时候我听大人讲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各种各样的故事,大多是民间流传的,有不少还没有人为之著书立传呢。我成家生子后也和我的长辈一样给孩子们讲述从老人们嘴里传下来的这些故事,但总觉得多少要丢掉一些,“吃掉”这些民间传说中的精华却是很可惜的,所以我要尽可能地把这些传说写下来。希望能一直传下去。我的写作水平并不高,写得不好是我的水平问题,写不写可是我的态度问题了。   一  这是一个深秋时节的早晨。东方的太阳还刚刚升起来,蔚蓝的天空在霞光的映射下变得扉红扉红的,天气已是十分凉爽了,她给早起的人们一种清凉透心的舒适感。  程连九挑着渔担早早地来到了县衙前街菜市场摊位上,一边低着头忙着做一些开市的准备工作,一边还在想着自己在午夜梦游时的奇遇了。  连九一家人都信神,自己还特别信奉八仙中的李铁拐,在家中堂前画桌的正中上方长年供奉着李铁拐的神像,他虽没读几年书,可在他的床头上总放着那几部早已发了黄卷了角的“东游记”。说起八仙过海来,他会讲得眉飞色舞,连每一个小动作、小神采都会说得清清楚楚,多少次因为和别人说起铁拐李的故事就会忘了卖鱼,忘了手中的活计,就会遭到老婆的埋怨,甚至发生夫妻争吵。这些,他都无所谓了。  昨日晚饭后他又在自家门前和左右邻居大讲铁拐李的神奇故事,特别是讲到铁拐李在杭州朱养心药店用一双烂脚当柴烧饭时,他把这双搁在灶堂里的烂脚描述得十分详尽。边上听故事的小孩小毛问道:“这是真的吗?”又说:“这一手本领学会了有多好啊,省多少柴火省多少力。我们能不能找到李大仙呢。”  “怎么不真,朱养心药店现在还在杭州开着。”连九认真地回答道。他又想了一想对小毛说:“你这种想法就很难看到李大仙他老人家的,因为你的心不纯,但是只要你心诚不变,说不定他老人家会来凡间渡你的。当年吕纯阳大仙就是李大仙超渡上天的。”  小毛又歪着头说“连九叔,我看你那么心纯,还到处宣扬大仙的功德,从我懂事开始,也有十余年了,你都没有变心,大仙他为什么不来渡你上天?”   小毛的问话勾起了他的心事,事实上他是多么想有朝一日李大仙会来找他,渡他上天收他为徒的,年年月月,时时刻刻都在想这件事,从传说中他了解神仙渡凡人的一些“规律”,他孝敬老人,乐做善事,在左邻右舍中可以排得上一个大大的好人了。虽然他卖鱼为生,收入微薄,但从不小气,常常布施佛、道出家人。他还在夜深人静时在大仙神像前默祷;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李大仙的徒子徒孙,早日上天成仙。  铁拐李的一段故事讲完了,邻居们也都回家睡觉去了,陈连九还坐在家门口的小橙上不肯起身回屋,他老婆几次叫他他也没有听到。因为这是经常有的,老伴也管自己进屋睡去了。夜已是很深很深了,天上的弯月渐渐地移到西南方,辰光大约早过子时。他晃忽站了起来,朝着南面小塘走去。突然,他觉得小塘边的田埂路上好像有一人站在那里向他招手呢,他一面跨上田埂迎了上去一面说着;“你是谁?什么事?”  说也奇怪,那人不过来反而向着他往后退,却和连九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连九觉得这田埂路比平时长了许多,那人离自己虽然不远,但总迎不着。正想不迎回转时,那人形却清楚起来了,越看越眼熟,就好像在什么地方常常见到的一样。他想啊想啊,“啊!那不是自己日夜顶礼摸拜的铁拐李李大仙嘛!”一想到这里,李大仙立时就来在了他的跟前。他马上跪倒在地,闷头就拜,对着大仙滔滔不绝地诉说着自己对大仙的思念,和自己立志求道,希望能跟随大仙上山修道的决心。但大仙似乎没有被他的表露所感动,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他太着急了,一个劲地叩头求告,额头叩破了,血也叩出来了,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大仙叫他起来,并说他今晚并不准备渡人上天,说他六根没净云云。连九不肯起来,他说:“大仙不渡他出苦海,他就长跪在地不起了。”  那大仙被连九苦苦哀求不过,只得说:“你实在做不了我的徒儿,但也有一定慧根,能否渡你还得看你的造化。”说着从他的怀中取出一包物事交给连九:“这是我们神仙的‘米田共’,你真有那么大的决心想修道成仙,你就把它吃下去,我才来渡你。”说着就化成一股清风,就无影无踪了。  程连九急得满头大汗,大叫大仙的法号,拔脚就跑,但他怎么也找不到大仙的踪影,当他感到自己是无法再追到大仙时才停下来。这时他发现自己已跑到山冈顶峰绝地上,前方没路可走,两边是几万丈深的深渊,望下去顿时觉得天晕地转,再看脚下是风化了的沙石,稍一用力就成堆地望下掉,望望天,天已是很晚很晚了,他想往回走,一转身一步就踩了一个空,,,,,,。  “连九!,,,,,连九!,,,,,,”耳边好像有人在喊他,渐渐地他能听出这是自己的婆娘在叫,他感到自己没有死,还能听到老婆的叫声。他花了好大的一股力气,才把眼睛睁开,为才知道自己在小橙上做了一个大梦。是老婆又一次出来喊他进房睡觉去,把他要做神仙的美梦破坏了。  说也奇怪,梦虽是一个梦,似乎是当不来真的。但回到房里还是忍不住要和他浑家说说梦里碰到李大仙的情景。他老伴就是不相信,还劝他早些上床休息。无奈,他只得宽衣安睡。谁知,他突然大叫起来:“怪,怪,怪!”原来,他发现梦中李大仙给他的一包‘米田共’还在他的怀中!他十分得意地对老伴说:“这不是梦,我真的碰见李大仙了!这包‘神物’就是李大仙给我的,他告诉我只要把它吞下去,就能脱离三界,成仙成佛。”他老伴就势拿打开一看,连忙掉头躲开,大笑:“这是什么‘神物’?这包东西家家都有的,是放在那‘五谷轮回之所’其臭无比的大便啊!你要吃粪吗,哈哈。”说着顺势要把这包物事丢到马桶里去。连九忙抓住不放,和老伴争夺起来。老伴气愤之极,放手说:“你拿去吞下去,为什么不吞啊!”  说实在连九还真想吞下去,这样他可以跟李大仙修仙成道了,可是这‘米田共’确实太臭,如何下咽,又怕老婆扔掉,只好小心地把它包扎好,仔细地放在怀中,这一夜他一直不敢睡着,生怕睡着后这宝物又没了。   二  清晨,衙前菜市场早就是人满为患了,也不知为什么今天人们都吃素,肉摊、水产摊的生意都特差。别人还好,程连九的鱼却一条都没有卖出,脚盆上的鱼慢慢地呆起来,他拼命地叫喊着:“快来买啊!刚呆没死的只要半价!”尽管他大喊大叫,人们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叫声,都快到半晌午了,一大脚盆的鲜鱼几乎都死了。好伤心啊,眼看连血本都亏光了。  他偷眼看了看旁边的‘黑鱼老大’钱三怀,他就好多了。虽然他也有五六条鱼呆在地上,但其他的活鱼都卖给人了,看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心中就有说不出的酸味道来。  这钱三怀是衙前菜市场的一霸,和他的名字一样,里面、外头、表皮全都坏透了,大家还另外送他一个美称:‘全三坏’他欺行霸市,在渔行里他说多少价钱进货就多少价钱进,渔老大总是不敢和他争的,有多少次他拿的鱼分文不给,渔老大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否则就会遭到一顿毒打。而他在市场上卖的鱼要比别人贵好多倍,老百姓总要躲避他,但他有一帮弟兄,专门为他强拉‘买主’你要是被他们看中了又不肯买他的鱼,就是“不给他面子。”轻的一顿打,重的跟到你家,给你弄个底朝天。落市后他就到市面上巧取豪夺,这还不够,他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在大街上一家一家地收什么保护费。有人说他仗谁的势?地方官难道不管?  原来他的妹夫是省城府台大人的刀笔师爷,这师爷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县衙里的管事们都不敢惹他,就是有人到衙门告他,不是马马虎虎应付了事,就是反过来原告变作被告,蹬大牢。有的地方官也不敢惹他,何况是老百姓。  程连九自认悔气,看看天色快到中午,也不会有什么买主来了,就弯下腰开始整理那些死鱼,准备拿回家去晒鱼干,谁知他一弯腰那包梦中得来的物事从怀中溜了下来,正好掉在鱼脚盆中,他连忙将那包‘米田共’拣起来,放回怀中,说也怪,盆中的死鱼又活了起来,而且活得像刚从河中捕捞时那样新鲜。一些买菜的百姓看到连九有那么新鲜的活鱼,而且价钱又十分公道,都过来你一条我一条地向他购买,不一会就卖完了。    三  连九很想隋李铁拐修道去的,他对那包‘米田共’不止看了多少次,几次想吞下去,总因为这物事太臭无法下咽,但也奇怪,这物事包在包里时臭味却丝毫不会外流,打开来时也只有连九闻起来臭,别人就在附近也是不觉得的。几天来这包东西一直都在他的怀里,自从那天不小心从怀里溜到盆里,那些死鱼都有变活了以后,连九也常常在生意不好时拿出来用用,让自己盆里的死鱼活过来,这多少能减轻自己损失的。时间长了渐渐地这包‘神物’的作用被人知道了,也有一些渔贩在鱼死了时向他借用过,他们用起来的效果也不错的,只是这件事大家都不和钱三怀说,因为这条大虫会想方设法把宝物占为已有的。  又过了好几天,因为渔贩们的鱼都不会死,老百姓就是晚一些来市场也能买到新鲜的鱼,就不再买钱三怀的鱼了。钱三怀生意大大不如从前,老是硬拉一些人让他们来买,也不是办法,一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对付那些不愿意买他的鱼的人,二也是死了的鱼一天一天多起来,虽然有时他们可以不用钱进货,但也不能总不用钱贩鱼啊,他看到别的渔贩生意并不坏。他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他也和平时一样早早地收了鱼摊,但他却没有早早地回家。他躲在街头大树后偷看程连九他们这些鱼贩,只见这些鱼贩纷纷把自己盆边的死鱼集中起来放在一只大盆中,加入清水,然后连九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连包往盆里一浸,又把那包放回怀中。这时只见人们从大盆里你一条我一条地捧起了鲜龙活跳的鱼来,似乎买菜的人事先约好了似的,也纷纷走过来你一条我一条地买了起来,不一会儿他们的鱼都卖完了,大家挑着空担回家了。  看到这里,钱三怀才明白个中道理:“原来这穷卖鱼的还有这宝物不给老子用用,害得我生意都做不好。”他想到这里不由得无明火大发,突然大喊一声:“连九!”冲到了渔摊前就抢那包物事。其实,连九在听到喊声时就发现是‘全三坏’,知道他不怀好意,一定会来抢这神仙给的宝物的,“东西被抢事小,冲犯了大仙事大。”他马上抓起这包神物,转身就跑。这钱三怀抢不到这包能使死鱼变活的宝物,当然不甘心,也紧追不放。嘴上还不停地喊着:“连九,你停下来,把这包东西给我,有你的好处!”“连九,你敢不给,难道你不想活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连九浑身都是劲,钱三怀就是追赶不上,两人都脚不停地跑啊跑,跑得天昏地暗,连九实在跑不动了,他边跑边大声向钱三怀求告:”三大爷,你就放了我吧,这包神物不能让你拿去的,这是我们卖鱼人的命根子啊,再说大仙是授予我的,你拿去就不灵了。”“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计较,就放了我吧!”而钱三怀就不那么想,他是一定要得到这包东西的,因为没有这包东西时,他在市场上还能欺骗市民,称王称霸。自从这些穷卖鱼的有了这包神物,他们的鱼就不会死去,而老子的就是要死,生意做不成了,如果这包东西在我的手里,再让我的弟兄帮忙,这市场就是我的天下了,怎么能够放他呢?说也奇怪,这连九平时怕我,我叫他怎么他就怎么,从来不会违抗的,今天他就是不听,还要逃。想到这里又是气又是急,追又追不上,真是没有办法。他也是一边跑一边喊:“你不要跑,停下来,我们好商量。就是我放过你,你也要停下来谢谢我才对啊!”钱三怀想,只要你一停下来我就抓到你了,那时就由不得你连九了。他们俩一前一后,从中午散集开始,一直跑到太阳偏西,真的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后来,也不是跑了,就是走路的也比他们快。他们也确实没有力气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一前一后向前‘走’着。这时他们已跑离县城七十余里一个人称‘十里香’的小村庄里了。  这‘十里香’村几乎家家都酿酒,而且是远近闻名。村子小人家多,小巷小道弯弯曲曲的数都数不清。虽是日落西山黄昏时分,可还没到天黑息夜的时候。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活计,也都没顾及连九他们这一前一后要拚命的一对人。连九一跑进村这钱三怀就乐了,他大声叫喊:“哈哈,连九,你跑进了死胡同里了,看我不抓着你。”也是真的,这连九真的跑进了一条死胡同里了,只见前面一堵墙封住了前进的道路,连九向后一看,钱三怀追上来了,退是没法退的,只好硬着头往前再跑,都跑到了路尽头了,前面没有路,只有一扇关着的小门。连九拚命打门,哀求门里人开门救他,可就是叫不应。钱三怀越来越近了,自己的力气怎么也斗不过他的,说也怪,连九顾不了许多,向前用力一撞,这小门居然被他撞开了,他冲了进去。 共 61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