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没有大学世界还在蒙昧之中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6:23:24 编辑:笔名

背景材料: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26日下午,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与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举办的学术峰会上,就科研如何推动产业创新,作了《从象牙塔到灯塔》的英文演讲,与全球300余位大学校长、副校长交流了华为研发的实践经验。

“从基础理论到商业应用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中间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转换与推动。颠覆性创新,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一次成功的背后是千千万万的失败。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才能跨越‘死亡谷’。”

感谢泰晤士高等教育,感谢各位校长,让我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来分享我们对教育与研究的一点认识。

因为我来自企业,今天我想从企业的视角以及华为自身的实践出发,谈一谈大学与产业的关系,与各位探讨。

没有大学,世界还在蒙昧之中

没有产业,科学还在象牙塔中

回顾人类社会和产业发展史,可以看到大学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没有大学,没有系统化的知识传承与创造,人类就不可能进化出发达的现代文明和现代产业。

同时,产业的发展也促使大学的研究成果走出象牙塔,更好地造福社会。没有大学,世界还在蒙昧之中;没有产业,科学还在象牙塔之中。

我们知道现代大学发源于中世纪欧洲,由于手工业、商业及城市化的蓬勃发展,为大学的诞生创造了物质与人才基础。但是,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大学主要是以传授已有知识的身份存在,社会经济、产业与技术的进步主要基于工匠们的经验积累与创新,大学与产业基本处于平行发展的状态。

从工业革命开始,大学成为照亮人类社会前进的灯塔

18世纪前后,这两条平行线开始交叉,大学逐步走出象牙塔,成为引领自然科学研究、照亮现代产业发展的灯塔。

在这里给大家分享几个例子:我们都知道是瓦特改良蒸汽机,拉开了工业革命的序幕。瓦特就出自格拉斯哥大学,只不过他不是教授,也不是学生,他只是一位仪器修理工,他从修理学校的一台纽科门蒸汽机起步,开始改变世界。

哥本哈根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奥斯特,在讲课的时候,敏锐地观察到导线通电触发磁针的跳动,电流的磁效应就这样被发现了!法拉弟重复了奥斯特的实验,发明了电动机和发电机,使电力的大规模应用成为可能。

丹尼尔·伯努利在巴塞尔大学对流体力学的研究,提出的伯努利原理,成为了空气动力学、航空航天产业的理论基石。

从工业革命开始,大学不仅传授已有知识,也逐步成为研究创造新知识的主要机构,尤其是无数大学教授在数学、力学、热学、电磁学等基础学科领域的突破,为现代产业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也催生了一批的现代企业。

第三次工业革命 :企业成为科研的三驾马车之一

上个世纪年代,企业也开始在基础研究领域发力。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信息革命,就是由企业、国家科研机构、大学共同构成的“三驾马车”所驱动的。

比如由ATT所创建的贝尔实验室,主导了一系列影响人类社会进程的基础研究突破与重大发明,包括香农建立信息论,肖克利发明晶体管,UNIX操作系统等,再比如德州仪器的基尔比发明集成电路,使IT产业自此进入“摩尔定律”时代。

近300年的工业文明史给我们的启示是:基础研究是产业诞生和振兴的根本,只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没有基础科学研究,产业就会被架空,而基础研究的根本在于教育。

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华为有幸身在其中

今天,科技发展呈现“科学技术化、技术科学化”的趋势,大学与企业的合作更为紧密。比如以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兴起,人工智能的基础理论研究主要是在大学,而科技企业通过各种方式,也直接参与到了基础理论的演进之中,比如Google、Facebook、特斯拉、华为等。

华为研发:

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客户需求与技术创新

接下来我分享一下华为在研究开发、大学合作方面的一些理念。

今天的华为有18万员工,仅研发队伍就有8万人。过去10年研发经费累计600亿美元。我们在研发领域一直坚持“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并重,客户需求与技术创新双轮驱动”。

华为的研发体系是理想与现实并重,既仰望星空,着眼于未来;又脚踏实地,把握住现在。

华为大胆从假设创新到方向创新,从方向创新到思想创新,从思想创新到理论创新,从理论创新到技术创新,从技术创新到商业创新。

思想研究院、实验室、外部科学家,共同研究未来年的技术方向,这是理想主义。研究就是把“金钱变成知识”,华为研发经费的%投入在研究领域。

庞大的专家及工程师团队,承接具体的产品开发任务,并在产品生命周期内提供终身服务。开发就是将“知识转化成金钱”的过程。

华为建立了集成产品开发流程(IPD)来管理这两个转化过程,实现从机会到商业变现。

博洛尼亚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巴黎大学等等,这些世界上早的一批大学都已经有八百年左右的历史了,但是世界上却少有经营超过两百年的公司。

爱迪生无疑是伟大的,但他选择了直流电方向,终败给了交流电系统。企业的技术战略趋势的预判与选择,决定着企业的生死存亡。

未来,通讯行业的技术发展方向的预判,对华为而言,也是十分关键的。

华为坚持“以客户需求和技术创新双轮驱动”,帮助华为把握机会,规避风险。

客户需求驱动,就是围绕客户的现实挑战与商业诉求而不断创新,比如:华为有一个被沃达丰专家称为“很性感的技术发明”,叫做SingleRAN,可以在一个机柜内实现2G、3G、4G三种通信制式的融合功能,可以为运营商节约多50%的成本。

技术创新就是为了确保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抢占战略制高点。SingleRAN成功的背后是华为俄罗斯研究所的算法支撑,研究所的一位年轻科学家,在关键时刻打通了 3G和4G的统一算法,从理论基础上支撑了SingleRAN产品的成功。SingleRAN是“客户需求和技术创新双轮驱动”的成功案例。

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

华为园区内到处都是咖啡吧,我们推崇“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倡导开放的思想交流与智慧碰撞。在技术创新和产品开发领域,华为一直坚持开放合作的态度。只有开放,才能活下来。只有开放,才能创新。

华为的创新研究计划(HIRP),为全世界的高校与科研机构构建了一个虚拟的咖啡吧。在这里可以思想交流,可以技术分享,也可以跟华为谈合作。在这里,可以谈理想,也可以谈现实;可以谈客户需求,也可以技术创新。

HIRP计划旨在广泛吸收高校与科研机构的思想,共同实现重大技术创新突破。自2010年在欧洲启动以来,通过长期开展CFP(Call for Proposal)合作模式,已与全球30多个国家,基本覆盖全球Top 100高校、100多位IEEE、ACMFellow及国家院士、50多个国家重点实验室。

HIRP Exploratory:支持无人区研究 容许失败

从2014年开始,“华为创新研究计划”通过华为官公开对全球发布,分“Exploratory、Open、flagship”三个类别。

其中, Exploratory就是“喝咖啡”,更多的是通过技术峰会、论坛进行创新思想交流,或者Funding学者进行 “无人区”、学术前沿的基础理论创新的探索研究。

华为通过HIRP,大力支持全球同方向的科学家。华为对科学家的支持,并不是占有科学家的专利、成果,只需要获取知晓权——不光是成功的知晓权,包括失败过程的知晓权。

HIRP的Exploratory就是让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像灯塔一样,可以照亮我,也可以照亮别人,而且灯塔是科学家的,完全不影响科学家们去推动产业化。

HIRP Open:特定技术领域方向性探索

“Open”类项目,覆盖华为感兴趣的技术领域和方向,面向全球学者公开征集创新研究的思路。

具体的运作方式公开在华为的官上,全球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都可以申请。

HIRP Flagship:共同挑战技术难题 突破性创新

HIRP的“Flagship”类项目,面向华为研究与创新中的重大技术难题,通过邀请这个领域的的学者,共同实现研究突破。

简单的说,Exploratory项目就是要谱写一个伟大乐章,但没有人知道这个乐章的样子,需要科学家前仆后继的研究与创新。Open项目就是乐谱已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需要科学家们在这个大概的轮廓下去寻找主线。Flagship项目就是谱曲过程中,激动人心的部分,怎么谱写,怎么演奏,华为与科学家们携同并进。

华为HIRP资助的项目已达到1200个,已经有大量技术突破,并成功商用。

比如:慕尼黑工大合作噪音处理技术,已经应用于华为;德国国家工程院院士JosefNossek教授,将无线领域的方法进入光通信,攻克了光传输100G波分产品核心芯片的功耗难题。

开放合作,才能跨越基础理论与商业应用的“死亡谷”

科学思想和商业应用之间的巨大鸿沟被称为“死亡谷”,需要资金、耐心和技巧来弥合。

从基础理论到商业应用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中间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转换与推动。颠覆性创新,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一次成功的背后是千千万万的失败。

大学侧重基础科学研究,企业投入资源将基础科学研究转化为市场所需的商品及应用。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才能跨越“死亡谷”。

大学是照亮产业发展的灯塔

企业是推动产业发展的动力

大学是照亮产业发展的灯塔,企业是推动产业发展的动力。华为将持续支持大学基础研究领域的投入,支持大学推动科技进步,共同为世界作出贡献。

2013年大健康天使轮企业
2018年苏州大健康战略投资企业
招商局创投甘自辛:找到那个知道行业真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