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江南小说作家和小偷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31:22 编辑:笔名

一个小偷听说街上来了一位作家,便决定光顾作家宝斋。  晚上,四周静静的,大家都酣睡在美妙的梦乡。他悄悄地爬上了作家窗边的大树,这树真好,树杈就像一把椅子,骑在树杈,背靠树干,真舒服。这是他早就观察好了的,白天不敢上去享受,今夜没人干涉了。小偷真的靠在树干上,闭眼享受那种浪漫的睡觉感觉。月光被这树枝分烂了,洒一点在小偷的脸上,就像妈妈的目光,是妈妈在找我吧,小偷想。妈妈在就好了,他也就不会成小偷了。一根粗大的树枝直接伸到作家宝斋的窗台,像一座桥,桥那面的屋里静静的,像没有人,连鼾声都没有。小偷轻松地爬过这座桥来到床边,窗没关。  “来啦!我等你好久了!”小偷一听,转身要逃。“跑什么呀!我没想要抓你,你帮我开开电灯好吗?”小偷听到的是有气无力的声音。“我连床都下不了,怎么抓你呀!”床上的声音缓慢细微,很吃力的样子。小偷犹豫了一下,确定了自己是安全的,他留下了。小偷伸手在墙上寻找电灯开关。窗外明亮的月光西斜,正好照在了屋里。“开关在我头上面。”床上细微的声音指挥着小偷。  电灯亮了,小偷也清清楚楚地亮在作家眼前。作家静静地躺在小偷身边的床上,乱蓬蓬的长发堆在一个灰暗的枕头上,胡须长而乱,两只眼珠藏在两个深深的洞里。在这洞里映出两点光,直射小偷。小偷有点恐怖,他哪里见过这种模样的人,就是那些死人也没这么吓人。“我们早相识呢。我刚到这里不久,没想到你也来得这么快。还想要什么呢?我的所有都在这些书里,你帮我翻翻吧,看有没有你想要的。”小偷听到“早相识”,一惊,转身就要上窗台。“不要走!帮帮我吧。”声音里有着无奈与祈求。这无力的声音里有着可怜,有着熟悉。小偷把脚从窗台放下来,他走进床边,把头伸近作家的脸庞,原来是自己的老主顾了。  那次,也是在一条小巷里,他翻进作家屋里,把屉柜找了个遍,一分钱也未找到,正在他疲乏叹息时,作家抱着双臂站在小偷面前。作家身材高大,有一米八吧。他要抓这小偷,一伸手,就像抓小鸡。可他没伸手。“小朋友,想看书啊?看书,白天来嘛,晚上怪吓人的。”小偷双腿跪在地上,声音发抖地“我”着,“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一句完整的话。“坐吧。”作家一边说,一边给他拿来一个苹果。他吃完便骗作家说:“我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母亲,想‘借’点钱给母亲治病。”作家听完他的话,开始翻衣兜,找到了五十元钱。拿出三十元递给小偷,并说:“这二十元,我用来寄稿子,买稿笺纸,还要留几顿的生活。”  小偷脸上露出了惊喜而惶恐的神色,他不说话,也不接钱。作家拉起他,把钱塞到他手里,随便坐在一堆书上说:“怎么样?我和你一样,从城里逃到乡下来了。这里房租低,而且清静。刚来时,房主就告诉我,要小心,这街上有一个惯偷,还没人抓住过。没想到,我不抓你,你倒来了,也好,我们交个朋友吧。”小偷脸上是惊喜和羞愧。“要看书,就留下,不看书就走吧。”小偷羞涩而疑惑地看着作家,对小猫捉老鼠的游戏,小偷太清楚了。作家坐在书堆上,微笑着看着小偷,没有起身的意思。  小偷捏着三十元钱,惶恐地看看作家,慢慢地向门口退去。一出门,就是一阵奔跑,见身后确实没人追赶才停了下来。他摇摇头,接着又笑了。本想作家是富翁,没想到还不如他。以前被抓住,都是一顿拳头,今天还得了三十元,这家伙比他还傻,自己那么穷还给小偷三十元。想到这里,小偷不笑了,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这身后,他有点想这个作家了。他知道了这个作家与别的作家不一样,从此他不再光顾这个家了。  没想到,今天又溜进了这个穷光蛋家里。一个一米八的汉子,竟然这样躺在床上,说话都没有力气,真的是活不能活,死不能死。小偷站直了身子,可怜地看着这个不能动的作家,一言不发。  “怎么啦?干嘛不说话呀?”还是无力的声音。小偷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胡乱地比划着,作家明白了,细微地说道:“前次我就给你说过,千万要学好。你还给我说,要当我学生呢。可现在,你连话都不能说了。”说道这里,作家停下了,喘了一会儿气。又慢慢地说:“我怎么教训你呢。你比我好多了。起码你还能跑,还能翻墙越屋。我连床都下不了啦。我没法找人帮我,我就这样躺着,等着你或者你的同行能来。没想到,真把你盼来了。看来,我们真有缘呢。也是老天还想留着我,让我受罪吧,我的罪还没有受够吧。你今天来,什么也得不到了,只有这些书了。你看看吧,帮我拿到废书店去还能卖几块钱,帮我买点药来吧。求求你了。你把它们都拿走吧。”小偷四下看着,书东一堆西一堆,根本没清理。小偷看着作家,摇摇头。作家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小偷要走。作家着急地说:“帮帮我吧,别走。”小偷回转身,看着作家。“我还不想死。我好久没吃东西了,你帮帮我吧。”作家偏头看着小偷。小偷伸手摸了摸作家的额,很烫。他比划着,作家慢慢摇头,小声说道:“没钱呢。”小偷转身走向门口,拉开门走了。身后传来细微的声音:“你咋那么狠心呢?你这是救命呀!”小偷,头也不回地走了。窗外的月光照到作家的脸上,冷冷的。  没隔多久,小偷回来了。手里拿着吃的,还有药品,葡萄糖粉袋等。“你买的?”小偷摇摇头,一边准备给作家吃药。作家摇摇头,“偷的!不吃!”小偷没理睬,摇摇水壶,空的。他走进厨房,拧开煤气罐,烧了一壶开水,倒了一盅。作家还是摇头,不吃药。小偷生气地盯着作家。开水不烫了,小偷一手捏着作家的嘴唇,一手往作家嘴里灌药,灌水。作家根本没有力气反抗,乖乖地吞着。小偷看着作家笑了,眼里有眼泪。作家也笑了。小偷撕开葡萄糖粉袋,到厨房,兑了一盅水。他扶起作家的头,作家慢慢地喝着。  小偷走了,拿着作家的钥匙,中午来一次,晚上又来,接连几天。每次,喂过作家的药和吃的,他就坐在作家的书堆里,有意无意地翻着作家的书。这哪是作家的书?作家顶多是在别人的书里搭上几篇自己的文章。不但没有稿费,自己还要出钱买书号,还要自销一定数量的书。作家的生活费全靠老婆和孩子救助,可由于作家的执迷不悟,老婆和孩子都给他闹翻了。作家也不求他们,就搬到了这里,没想到,差点把命都搭上。小偷听着作家的讲述,不时把目光从书里抽出来,可怜地望望作家。  作家好了,小偷一次到作家家里,带来了足够一周的吃的。“老师,我很想当你的学生,可你……”“你没有哑呀?”作家吃惊地问,这么多天了,他次听到小偷说话。小偷呵呵地笑了。“我是不敢和你说话,我一说话,你就话多。现在好了,你别教训我了。你比我还惨。现在听我说吧。”小偷已长大了,没有作家高,但比作家壮实有力。  “老师!我看了你的书,也看了书店里畅销的书。你别笑我,除了偷,我还是想看点书的。你的书里少点东西。”“哦,少什么?你还精通写作?”作家坐到小偷对面,看着小偷。小偷感到了作家眼睛的真诚,就像那次给他苹果和三十元钱一样真诚。“你的文章里少点颜色。加点色彩吧?有了色彩就好销,你才有生活费呢。”作家知道小偷说的“色彩”指什么,可他不愿那样做,今天也是这样,他对小偷笑了笑,“谢谢!我想想吧。”小偷走了,作家好久没见他了。  有一天,作家听街上的人高兴地谈论,说小偷被抓住了。他们很高兴,作家却是一阵失落。作家去看小偷,他光着两手,他对小偷说:“你现在好了,比我还好。虽没有自由,但也不担惊受怕了。虽不好,但有吃有住,比我好多了。”说完,苍老的脸上挤出一点可怜的笑。小偷也笑了笑,“老师,你没改变自己呀?”老师点了点头。“你也别加色了,这东西,那几年真的很火,可你不愿意。这几年国家弄得紧,加那些东西会被禁止。”老师还是点点头,不说话。小偷接着说:“你可以剽窃那些畅销作品嘛!你看,这几年,那些书多了。然后取一个诱人的书名,就好办了。”作家摇摇头。小偷急了,“还那么正经干什么?先捞点稿费养活自己吧!”作家摇摇头,“我可不想偷。”“偷怎么啦?偷能养活自己!”小偷觉得作家有点瞧不起他,反唇相讥道。作家和小偷都不说话了。作家走了,小偷突然喊道:“你想想吧。不然,没有人来救你的!”作家回头看了看窗口,走了。  五年后的一天,作家家里被盗了,他的手稿全部不翼而飞。他怀疑是小偷干的,可小偷五年未在街上露面了。作家无可奈何。又一年后,作家莫名其妙地收到了出版社的一大笔稿费,还有几百本样书。稍后,他收到了一封信:  “老师,不是你写的不好,而是忙碌的人太多,忙碌的压力使他们越来越浮躁,你的书没法让他们浮躁的心静下。现代人的心就像一个沼气,里面的气体需要燃烧,释放。而能让他们的心燃烧和释放的,不是深沉的现实,而是那脱离现实的游戏消遣说笑调侃,这能让他们忘记现实的烦恼。你写写这些方面吧。如果你还是改变不了自己,那就找一个固定的工作吧,哪怕是一天二十三十元也好,先养活自己吧。把你的写作当着你的业余爱好,就把写作当做那些工作之余的人的网络游戏不好吗?干嘛苦苦追寻出版发表?好了,我相信你不会改变自己的,就像我不会改变自己一样。祝你手运好,你也祝我手运好吧。就让我们都在这双错误的手中等待灭亡吧。……”  作家明白了,作家也愕然了。他呆呆地坐在自己的床边,等待着……也许,他真该去找份工作了。 共 36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患者生活中的保健方法

上一篇:三八节快乐藏头诗

下一篇:雾霾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