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走尸档案 第七十六章 又来一个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1:15 编辑:笔名

走尸档案 第七十六章 又来一个

烧完香,接近晚上一点钟了,韩梓桐并没有悲伤太久,她很快重新打起了精神,拍了拍自己的脸,道:“也没什么,情况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的更糟糕,一切照旧。”

我有些佩服她的承受能力,点头道:“你能这么想就了。”

韩梓桐指了指浴室,道:“我去收拾客房,你先去洗澡吧,我拿小绪的衣服给你。”按照古时候的规矩,人死了,死者生前的衣服是要焚烧的,所以当我穿着韩绪的衣服出来时,我觉得浑身都有些不对劲。

以前我是不讲究这些规矩的,在事务所待久了,想不讲究也不行了,因此晚上躺床上,我只觉得浑身不舒服,那衣服上就跟有虫子一样,不得已,我起身把门给反锁了,紧接着就脱了衣服裸睡,整个人这才感觉松懈下来,有时候心理因素真是害死人,我突然可以理解周玄业为什么会做出那种疯狂的事了。

一个重度偏执的人,有时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就好像我现在一样,在别人家里睡觉,而且还是个姑娘家的客房里,我他妈竟然裸睡,这搁以前,我是想都不会想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离开了韩梓桐的家,正好她要去研究所,会路过琉璃厂那边,便开车顺道过去。车子行驶在路上时,我问她什么时候回金沙洞,她道:“这次会在北京停留的久一点,之前送过来的数据,要跟其它研究组合作。”

我有些好奇,道:“你说的数据是什么数据?”

韩梓桐道:“说起来,这份数据还是从你们深圳那边传过来的,不过可惜,这份数据太片面了,提供数据的小组没有来得及深度挖掘,据说是试验品出了意外,他们小组损失很大,被撤职了s;。”

我听着有些不对劲,因为她说的话,竟然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j组织。

我心说不会吧?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但紧接着,我心中又有另一个念头:怎么不会?韩梓桐本来就是高级知识分子,给国家办事的;金傩珠是金傩祭的产物,来历奇特,连周玄业这种见多识广,知识面渊博的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它却可以让人保持一种奇特的活死人状态,既不像尸王那样由散魄组成,又不像旱魃那样诞生新意识,应该说,金傩祭所产生的一种神奇的变化,是目前没有人能够解释的。

这有很大的研究价值,而它所能达到的效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天拔养尸珠有异曲同工之妙,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能是同一批人?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我询问道:“你说的……难道是j组织?”

韩梓桐闻言,差点儿把车给开歪了,诧异道:“你怎么会知道?”

我不由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早该猜到的,这方面的研究

,肯定在j组织的范围里。”

韩梓桐道:“你跟我们打过交道?”

我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前,你得先告诉我,你们的支持者是谁?”

韩梓桐更加惊讶,道:“你还知道支持者的事情?看样子对j组织挺了解的。我的支持者,并不只是支持我们一个小组,事实上,支持者是以研究目标为单位不断变化的。我在小组里没什么地位,所以,我不知道我们的支持者是谁。”

我道:“你们所得到的那份资料内容我大概能猜出来,里面的结构成分和金傩珠有相同部分吗?”

韩梓桐立刻点头,道:“有,发现了两个相同部分,我们可以确定,是这两种物质结构,在影响人的生命。但是我们只有样本,这两种物质,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如何能制造出来,我们都还没有进展。不过一但破解这个秘密,我所要达成的目标就不远了。”说完,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我,道:“快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虽然信任韩梓桐,但她在韩绪的事情上,八成是没有原则的,我担心再出现一个天然呆,因此半真半假的说道:“谭刃是尸王,他们曾经试图抓他去做研究。”

韩梓桐道:“我听说过尸王,其实我们有很多年关于炼尸术和尸王的资料,尸王在我们的研究项目中,并不算什么特别珍贵的试验品,他们抓谭先生干什么?说真的,我实在没有料到谭先生居然是……”

对于她的说法我感到有些惊讶,便道:“我也是那次的事情出现以后才知道的,你说j组织有很多关于炼尸术的资料?”

韩梓桐点了点头,道:“当然,炼尸术,是一种接近研究目地的秘术,我们有专门的炼尸人为我们服务。”

她这话让我极其意外,吃惊道:“有专门的炼尸人为你们服务?哪个门派的?”

韩梓桐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每个小组的研究目标都不一样,我只是知道有那么一批人而已。尸王在组织看来,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他们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抓他,现在还有人在为难他吗?需不需要我想办法去打听一下?”

她显得很担忧的模样,又说了一句:“既然你知道j组织,应该也知道这个组织很强大,被它盯上,是很糟糕的一件事s;。”

“这是半年前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半年前?”韩梓桐很敏锐,一边开车,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送数据给我们的小组也在深圳,而谭刃这个尸王又曾经受到过j组织的追捕。那个小组是在半年前解散的,难道……你们和那个小组……”

这女人的分析能力实在可怕,我苦笑道:“你也太聪明了一些。”

韩梓桐摇了摇头,道:“你站的越高,看的越多,世界在你眼里,反而会越小,这其中的关联,并不难猜到,我只是觉得,咱们几个人还真是有缘分,咱们好好珍惜这个缘分吧。”

我点了点头,说话间,车子到了黄府外,韩梓桐只知道门号地址,初并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当看到我将目光移向黄府时,她猛地按住了我的肩头,压低声音道:“你朋友……是黄天的人?”

我道:“你也认识黄天?”

韩梓桐皱了皱眉,道:“当然认识,他也是j组织的人。”

我准备下车的脚猛地收了回来,整个人如遭雷击,失声道:“什么?你再说一遍?他是j组织的人?”如果他是j组织的人,那么天然呆现在……算是在帮他做事,还是在帮j组织做事?

我操,事情怎么会这样?

这个j组织,简直像幽灵似的,无处不在。

韩梓桐被我的激动吓了一跳,她道:“冷静点,你不知道?”

我道:“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韩梓桐闻言,微微摇头,道:“确切的说,黄天是j组织的一个支持者,我在j组织工作,所以听说过他,这人家大业大,出手阔绰,但好像不是干什么正经营生的。”

我道:“黑白两道都沾,混黑道为主,不是什么善茬。妈的,我周围的人,好像都跟j组织脱不了干系了。”

韩梓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也不想想,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而能参与j组织的又是些什么人,不管是什么出身,反正都是能人就对了,只能说,你遇到的都是能人,也算是一项本事了。”她耸了耸肩,算是安慰我。

我只得苦笑,道:“承你贵言,我就当是自己运气好吧。对了,你知不知道黄天支持的是什么小组?”

韩梓桐摇了摇头,说支持者所支持的对象是随着目标而变动的,她不清楚,但黄天在j组织的支持者中,算是比较冒头的,她可以去帮我打听下,于是我将这事儿拜托给她,让她无论如何,探听出个眉目来,毕竟这事儿和朔舒也会有莫大的关系。韩梓桐见我说的郑重其事,于是点头,道:“一周之内给你消息,你什么时候离开北京?”

我道:“原本是打算办完事就离开,现在我决定等你的消息再说。”

“好。”她点了点头驱车离开,我则回了黄府,打算找孙邈打听打听黄天的情况。这二人关系不浅,难道姓孙的会一点儿都不知情?走尸档案

―――――――――――――――――――――――――――――――

正文第七十六章又来一个

...

临沂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西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大庆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临沂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西安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