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熔盛重工案显基金尴尬境地 兴全承认低估违约风险

2018-12-10 23:40:48
熔盛重工案显基金尴尬境地 兴全承认低估违约风险 近期,资本市场上颇为热门的话题,是兴业全球基金状告熔盛重工的案子。因为熔盛重工收购全柴动力失败,被兴全基金以“缔约过失”的名义告上了法庭。近日,兴业全球视野基金经理董承非详细介绍了该基金投资全柴动力的来龙去脉。而从这件事上,可以透视出基金公司参与上市公司治理所面临的尴尬境地。 案件始末 9月14日,兴业全球基金发表公告,以“缔约过失”将熔盛重工告上法庭,就此事江苏南通中级人民法院表示,熔盛重工的案件已于9月12日立案,而且已经向相关方递出传票。同时,江苏熔盛重工的大股东中国熔盛重工也发布公告确认此事,并表示已收到民事诉状。据悉,兴业全球基金起诉熔盛重工“缔约过失责任纠纷”一案将于11月初在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开庭前,双方将于10月23日进行证据交换。 事情是这样的: 全柴动力于2011年4月28日发布公告,熔盛重工由于中标全椒县人民政府所持全柴集团100%的股权,间接控制全柴动力44.39%的股权,从而触发法定全面要约收购义务,要约收购价为16.62元/股。 2011年6月29日,全柴动力在《关于延期上报有关补正材料的公告》中称:“江苏熔盛重工已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延期上报有关补正材料,待取得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反垄断局相关批复文件后立即将补正材料上报中国证监会。”2011年8月9日和2011年8月31日,全柴动力相继发布公告称本次交易已取得商务部反垄断局批准和国务院国资委批准。 此后,全柴动力又分别于2011年12月27日、2012年3月29日、2012年4月28日披露:接熔盛重工通知(或向熔盛重工询问),由于除上述批复文件之外其他补正相关问题的答复仍在准备当中,有关补正材料尚未上报中国证监会。从这些公开披露的信息来,显然传达出这样的信息:要约收购进程仍在进行中。 今年8月,全柴动力突然公告,公司接到熔盛重工相关函件,其已于8月20日取回向证监会申报的“向安徽全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除安徽全柴集团有限公司之外的全体股东发出收购股份的要约”的行政许可申请材料。同时,熔盛重工表示,其对公司的要约收购计划不再实施。此外,自公司公告之日起12个月内,熔盛重工不再对公司进行收购。 对于全柴动力的投资者来说,这是晴天霹雳。于是,就有了兴全基金的起诉。 (名词解释: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在合同订立过程中,一方因违背其依据的诚实信用原则所产生的义务,而致另一方的信赖利益的损失,并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它是一种新型的责任制度,具有独特和鲜明的特点:只能产生于缔约过程之中;是对依诚实信用原则所负的先合同义务的违反;是造成他人信赖利益损失所负的损害赔偿责任;是一种弥补性的民事责任。) 我们低估了违约风险 关于为什么会投资全柴动力,兴全基金经理董承非近日站出来进行了详细解释。 董承非表示,去年兴业全球视野基金重点关注了“现金选择权类”股票,之所以会重视现金选择权类股票是因为去年兴全基金判断中国经济增速下滑难以避免,但相当部分股票的估值水平高高在上,而A股投资者仍对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抱有过高预期。随着业绩增长预期的逐步落空,A股市场面临较大的下跌风险,所以在策略上除了保持较轻仓位外,重点关注了由于并购等原因提供了现金选择权的股票。这类股票提供了很好的下行风险控制。全柴动力就是在这种理念下挖掘的股票,而且对它的投资力度随着相关审批进程和信息披露的不断完成而加大。 “在保持较轻仓位的前提下,兴全关注了一些由于并购等原因提供了现金选择权的股票。终的投资结果是在广汽长丰、济南钢铁、莱钢股份、水井坊和路桥建设上我们都盈利了,盈利都以千万计,唯独全柴的投资是失败的。去年兴业全球视野基金取得股票型基金业绩排名前10名,现金选择权类股票投资功不可没,总体获利可观。”董承非说。 当时兴业全球认为的投资风险只有两种可能:种可能是证监会给予要约收购豁免,但兴业全球未发现全柴动力符合豁免要约收购的有关条件;第二种可能就是熔盛重工彻底毁约或者破产了无力履约,否则履行全面要约收购是其不可逃避的义务。当时兴业全球认为熔盛重工已在安徽产权交易中心存放用于收购的6.3亿元预付款,在中登公司存放5.24亿元作为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如果违约将导致各方面的索赔,这种情况之前中国的资本市场还从未有过,因此评估出现这种风险的可能性也极小。但,违约还是发生了。而且,熔盛重工似乎能拿回之前的预付款与保证金,看起来全身而退并不难。 董承非表示:“即使终的结果证明我们对全柴动力的投资是彻底的失败,我们也将吸取教训,并将因此调整我们的投资分析框架,加大对要约收购中主动毁约的风险考量。” 基金参与治理并不容易 尽管兴全基金已经成功起诉,但多位律师及业内人士表示,此案涉熔盛重工、中小股东、全柴动力及当地政府等多方博弈,监管层可能会

熔盛重工案显基金尴尬境地 兴全承认低估违约风险

寻找平衡点权衡,起诉两年内可能都不会有结果。而事实上,基金参与公司治理的尴尬境地早有显现。 今年年中,曾有机构就“基金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问题向72家基金公司进行了问卷调查。从回收的43份有效问卷中发现,有46%的公司表示“很愿意”参与上市公司治理,49%的公司认为“一般”,还有5%的公司表示“不愿意”。 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要力量,基金过去为何在参与上市公司治理上缺乏积极性?有83%的基金公司认为,持股规模限制是阻碍其发挥积极性的重要原因。《基金法》规定:单一基金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不得超过该基金资产净值的10%; 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基金持有一家公司发行的证券,不得超过该证券的10%,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基金话语权有限。此外,71%的基金公司认为,公募基金规模不定、持股期限不定的产品特点,决定了其难以直接和长期参与特定上市公司治理。 除了自身原因之外,59%的基金公司认为,阻力来自于外部力量,上市公司大股东、管理层的抵触情绪影响了基金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积极性。同时,容易触碰内幕交易底线也是基金公司对参与上市公司治理退避三舍的原因,56%的基金公司选择了这一答案。 公司治理一直是A股市场存在的问题,参与调查的90%公司认为,“股东大会空壳化”是目前的主要矛盾,而其背后,是上市公司强势的国有股和国有法人股主导的现状。由于股权相对集中、一股独大造成了外部股东和公司内部信息不对称,外部监管缺位。 当然,参与上市公司治理仅有基金公司是不够的,还需要依靠外部力量。85%基金公司呼吁,应发展类似于养老金这样以长期稳定投资为目的的投资主体,壮大机构力量;同时完善法律法规,加强制度建设,为机构投资者参与公司治理提供便利。另外有59%的基金公司认为当务之急是优化上市公司股权结构,从源头上防止一股独大。56%公司表示加强制度和产品创新也非常重要,需要创造一批适宜参与上市公司治理的基金产品。有7家公司选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要求放宽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参与公司治理的限制。 中山管夹价格
娄底海力士加盟代理
山东餐具柜
植生袋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