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南小说梦栖边陲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4:04 编辑:笔名

边疆梦系列小说之一   梦栖边陲  二十五年前,我来到内蒙古一个偏僻的城镇工作,还是教师。  临走时我小的红妹妹抱着我的腿哭着说:“哥,你不要去”!  我心里一阵酸楚。我去内蒙古的理由很简单:一是支援边疆是国家号召,那是年轻人应该去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大有作为!  1986年5月的一个午夜,月色里我看到乘坐火车在大兴安岭的森里缓缓的蠕动。火车头的喘息吼声让我在沉睡中醒来。  我看到夜色里火车停靠在一个小站,我朦胧中看到站牌上写着:鸟尔其汗。心中觉得内蒙的地名很是蹊跷可笑。  中午时分,火车到达一个叫莫尔道嘎的边陲小镇,火车走到头了,再走就是俄罗斯和中国的界河额尔古纳河。  内蒙古莫尔道嘎边陲小镇,有一个全国的林业局。接待我的解放牌卡车把我送到了一个四合院式的砖砌的院落,大门口用一块很厚很高木板写着“莫林一中”。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我摸摸这块牌子,很烫手的。我背着行李来到了学校的宿舍。  宿舍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改造而成的,一共十张床。我到达宿舍的时一群人正在打扑克。有光膀子的有穿半截袖衣服的。大家很投入在这游戏中,人群中有甩膀子的有争执的在吼叫,整个宿舍一片嘈杂。以至于我的到来他们都几乎没有感觉到。  “大家先停停,”领我进来的总务主任把我的行李放到一张床上,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床后对着打扑克的一群人说“这又是辽宁来的老师,以后你们就一起工作了。”  打扑克的人们回过身来,看到我都纷纷伸出手和我握手。  “我叫燕东,林师毕业,刚刚来报道。”一个白白净净的上戴眼镜的书生。  “我叫尚师和小燕同学”,一个身着蓝底红条运动装的矮个子小眼睛的人。  “我叫纪武,和你一样,来自辽宁法库,昨天刚刚报道”,这是一个满脸胡茬一身中山装的三十几岁的成年人。  “本人刘操,”一个眼睛很小脸庞宽大的人,光着膀子手里还拿着扑克牌。说话的声音很尖好像很费劲。“扎兰屯师范毕业,报到一个月。本地人。”  “我,刘华,和纪老师一个地方。三天前刚刚到。”身穿白背心,一个浓眉的男人,说话时不时的皱眉头。眼睛很亮额头很宽。一身挺直的蓝色哔叽中山装,左上兜别着一管钢笔。  “我是任民和纪老师、刘老师一个地方,”这时一个稍稍胖一点的三十岁样子的人站起介绍自己,又来回头看我一眼首先伸出手和我握手。“昨天就听说你要来,今天果然来啦!这么年轻哦。”  打扑克的几个人我都一一问候过。我把行李放在在一架红色简易的木床上。铺好后就躺下休息了,我奔波几千里实在太累啦!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任初中一年四班班主任。四十五个  天真活泼的孩子。其中有蒙族、达斡尔、鄂温克族、白族回族的孩子。  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他们,很胖个子很高的蒙族男孩子包成;个子矮小又很爱笑郭凤林,小巧玲珑的小不点红梅。白白胖胖的王福和他的默默不语的小妹王艳。害羞的长辫子的高个子董丽;大眼睛稍黑聪慧的崔萍;带着一副彩色眼睛身材娇小的徐菊;挎着绿色书包长着一双狡黠小眼睛的涂新;天天要早一点回家照顾妈妈做饭的十分朴实简洁的单薄的苑凤君;唱歌非常好听的精品式小男孩儿赵明;黑黑的长着微微小胡须的大眼睛王向全;天天衣着不整总是愿意打打杀杀喜欢恶做剧的王春;建工局贫穷的孩子杨山、王勇------  我所任教的林业局局长叫韩斌,这时的他刚刚四十几岁,是内蒙古林业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刚刚从图里河林业局调到莫局。他有很高的创业热情和很强的管理能力。这次我们一行七人来到莫局任教就是他为了改变莫镇的教育面貌而实施的一个新举措。  他刚刚来到莫局,给这个新开发的林业局带来了新的生机,规划莫镇的建设,精简臃肿的管理机构,实行考试和公开竞争的方式竞聘上岗,林业局实行定员定岗定编制定工作职责和量化指标及工资福利;剪除裙带关系强化企业内部管理,开源节流首先内部挖潜;实行成本倒推法,达到人人有成本人人有责任人人有效益,大胆任用大学生和年轻有经验的人。  但改革的同时韩局长迎来了强大的地方势力的阻碍!这种阻碍首先波及我们这几个热心来支援边疆的七个人。  学期年底的时候,学校的告之板上写着:每个员工教师林业局福利科发放200斤大米一半猪肉20斤豆油100斤白面。  我们兴致勃勃去行政部领取的时候被告知:你们不是林业局编制内的人,没有福利待遇!  我们面面相觑,我们不知所措!  我们一行七人,只有我和贾老师(后来的体育课教师)是单身,其他都是有家庭和孩子的人。  我们突然感到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我们找到教育科,教育科科长说“你们不属于林业局的编制,属于特聘临时工!”  我们惊愕万分!  我们找到人事科,领导很不耐烦说:“你们就是临时工。当初同意招你们来的领导已经调走了!”人事科的官员说话时带有蔑视的眼神,脸色极其严肃!  我来到边疆的当初的美好信念一夜间被击的粉碎!  边陲小镇只有几万人口,住有蒙族、汉族、满族、达斡尔、鄂温克、回族、俄罗斯族、鲜族等,这里没有一家工业企业,只有林业局的木材产业。但是因为林业局而名闻遐迩!这个林业局年产量当时有百万立方米,林业工人是比较富裕的,每年初冬十月份上山准备作业,来年三月就下山,腰包里鼓鼓的,林业的福利待遇都让人感到满足,每年的端午节、中秋节、元旦、春节林业局都发放猪肉、牛肉、羊个子(全羊)大米、白面、豆油等。那时候人人都为是林业局人感到骄傲!周围的得尔布耳林业局、根河林业局、阿龙山林业局、金河林业局、满归林业局、伊图里河林业局、图里河林业局的有门路的人纷纷调往莫局。  暑假快到了,我们的工作岗位和福利待遇一直没有落到实处让我们忧心忡忡,忽然一天校长办公室通知我们下班后到校长室开会。我们心里有些欣喜的同时也有些担心:“难道我们的事情解决啦!还是我们又面临新的困难?”   因为布置作业我稍稍晚些来到校长室,看到其他的六位同时凝重的神色我心里突然一阵苦痛!  “小伊到了,我宣布教育科的会议决定,”校长是个姓王的女同志,个子不高胖胖的,方脸庞稍黑,大眼睛。说话很干脆。“根据教育科的会议精神,对你们支援边疆的教师暑假后实行全校民主评议和上报林业局批准,听到通知后上班。这期间不发放工资。”  我们给林业局权利斗争做了牺牲品!  我们很失落,同时我们怒不可遏,回想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来到边疆,真是心寒至极啦!  任老师是我们的大哥,事后他组织我们一起研究应对林业局这种欺骗的行为办法。大家一致同意按程序要首先找到林业局人事科和局长。首先我们寻找有利于我们的证据。因为我来边疆之前有林业局教育科在鞍山29中学的讲课评审文件和林业局人事科给我们发函入用的承诺书。   局长不在。 人事科的科长姓王,是个老林业人,那时的他已经有六十几岁了,身材高大,有哮喘病。我们把申述材料递给他的时候,他随手交给身边的一个科员,说:“你们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请你们来是局办公会议的决定,你们在学校教学情况和表现我也派人了解过。教育科说要组织人对你们每一个人进行外调,你们在家等待消息吧。”我们说:“这期间,停止我们的工作和取消我们的工资是不合理的”。王科长说:“回去吧,会解决的,解决后职位聘书和工资一并补发给你们。”  我们怀揣着无比的感激和期待离开了人事科。这时大家开始有了说笑。家里人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也开始组织起来一起去逛街和购物,甚至大家也和当地人一样去采野果和山野菜。  七月大兴安岭的森林里遍地的红豆没有熟透还是青绿色。蓝莓开始变蓝,它太酸了,只要你不嫌酸可以去吃几粒,你的舌头一会就回被蓝莓染成蓝色而且会被酸的发麻!更好吃的是“羊奶子”(羊奶子形状的一种野果)也是酸酸的,但酸过后你感觉到口里甜甜的!  还有满山坡的黄花菜(金针菜),你总也采不尽。金黄色的金针菜,在山坡上一片片的,清香四溢。蝴蝶和蜜蜂围着它嗡嗡的叫着斗着在夺取每一个自己发现的花蕊。在一簇簇的长长的绿叶子的上面一支支长颈的金针花随风摆舞,有的一茎多花,有的花瓣已经散开,有的刚刚咧嘴,有的毛绒绒还没有开放,黄绿相间很是好看。采回家里,用开水煮一会儿,再用凉水浸泡一下攥干炒鸡蛋和瘦肉都很好的佳肴!  密密的郁郁森林,林间的一阵风过后,听到阵阵松涛声,有时急切,有时舒缓,山雀叽叽地林间低飞,松鼠看到人来,快速冲到树顶,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摇头四周警视。  美丽的景色和清新的空气虽然给我们带来愉悦,但是工作没有落地永远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不快!  转眼暑假过去了,大家都在等待落实工作的通知。我们几个支边教师天天在家里寂寞的的等待。  这段时间真是漫长,我很无奈时,就跑到屋外去看云间的月在穿梭,它像一条船在水里疾驰!  一天,我们的宿舍住进来了一位五十多岁姓杨的男同志,晚上他主动来我们宿舍里做客,询问了我们很多问题。  他姓杨,从甘河林业局调来莫一中任党总支书记,原来的书记去林业局纪委工作。谈到林业局的某些做法和我们的境况时杨书记很气愤说:“岂有此理,这不是睁着眼睛在欺骗吗?!”  第二天一大早,杨书记分别通知我们晚上一起去见一个人,说对解决我们的事情有帮助。  八月末,是大兴安岭的秋天了,松树和桦树开始变黄,这天晚上格外的凉爽。  我们来到林业局的一个机关宿舍。只见一个个子矮矮身材胖胖的额头亮亮且稍稍突起的戴眼镜的老人。  杨书记告诉我们,这是刚刚就任的林业局党委书记的韩书记,老人家和我们一一握手,这时我看了老人家一眼,看到韩书记的眼睛很慈祥!  “你们的事情我刚刚知道,你们受苦啦!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我。”说着告诉身边的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你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明天上午的党委会一并研究。”  三天后,我们接到通知,我们的工作岗位落实啦!  林业局文件说:保护支援边疆的人才是国家政策,任何单位和个人都要遵守!来我局支援边疆的教师有家属的安排住房,并马上又公安局负责落实教师和家属的户口问题。工作待遇按国家规定执行。  同时我们得知王校长被调往其他单位。新来的校长姓李。  我依然留在一中工作。  新来的校长姓李。叫李诚,他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身穿夹克衫,中共党员。我很崇拜他的工作作风,精干大度雷厉风行,说话干脆利落。  他也是化学本科。他总是不苟言笑,过于严肃,人们总是觉得他很难接近。他来到学校总是组织教导处人员听课,亲自检查每个教师的备课笔记。亲自抽查学生作业。  有一次李校长带我去听刘操的老师的数学课,我们提前三分钟来到班级,可是刘老师迟到三分钟连教案都没有带就到了课堂。  刘老师由于紧张和迟到,又没有想到现在校长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盯着自己,他脸色通红,语无伦次。用不到十五分钟就把课程讲完了。在剩余三十分钟里。我看到了他的困窘和狼狈!不久,刘老师调到了旗属一个镇中心小学任教。  李校长现在已经离休在家,在我离开内蒙古回原籍养病的时候他出任旗高级中学校长,后来出任县委组织部长、副书记、县长。   我工伤痊愈后,我回到了内蒙古小镇。我的校长已经出任旗长。李校长专门为我截肢术后痊愈组织了一场聚会。就在这次聚会时由于我的一段人生感言,让他坚决地否决了农业局呈送的《关于李永志提拔为农业局植保科科长的请示报告》。  李永志是我在任高三班主任时的一个高个子男生,他工作积极,学习,生活俭朴、在学生中很有人缘。  八七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李永志让同学递给我一封信,说的是由于家庭实在困难想辍学。  我来到他的宿舍,看到他躺在床上在流泪。他告诉我:“他父亲是林场的民办教师,每月工资35元。母亲身体不好近期又去住院了,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寄伙食费了。现在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父亲已经托人找了一份工作,去镇里石场挖修河堤的石头。”  我当即阻止了他的哭泣和他退学的想法,告诉他:“每月的伙食费我来帮助你解决。”要他一定要坚持读完高中并参加高考。  他摇头说这是他权威爸爸的意思,很难违抗。  我骑着自行车,跨过几个山岭来到乡下李永志居住的小山村。  我在村口把自行车停来休息一下,推着车子沿着弯弯的高低不平的沙土路向前走。傍晚了,小村上方笼罩着薄薄的饮烟。整个小村子掩映在一片松树林里。  在一位大嫂指点下,我来到一个低矮的茅草房,一个系着花围裙的女人在往屋子里抱柴禾,有几只鸭子蹲在大门口打盹,看见来人只是睁了睁眼睛又闭上了。这时一只芦花大公鸡却蹿出来凶狠地扑向我,我赶紧闪开,可是这只大公鸡还是飞得高高的来攻击我。  “咕咕,咕咕---去!”抱材禾的女人听见大公鸡攻击时的发出的吼叫,急忙出来制止了芦花公鸡对我的敌意。大公鸡里走开了,我看出大公鸡还在撇着头,对我的敌意和攻击让它喘着粗气。 共 73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上一篇:踏青32

下一篇:七绝见雪人感吟新声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