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小红牡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10:32 编辑:笔名

“见鬼了!鬼啊!”张大屠户跌跌撞撞奔在街上,脸上煞白。街两旁的商户都伸出头来看,一向胆大的屠户老张怎么吓得如此。张大屠户一边跑一边喊,还不时地回头看,一双眼睛左凹右凸,青筋暴露,竟然跌倒在街口,吐了一口气,昏了过去。  人们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薛神医一把脉,脸色变得难看:“死了。”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阵惋惜,疑惑不解。人群中站着小花姑,她头上别一个小红牡丹的头饰,脸上扑着淡淡的粉,和张屠户身上的猪油味混在一起,呛得她连打两个喷嚏。她心里嘀咕:“谁在想奴家了吗?”  父母官来了。他留着八字胡,戴着一顶黑乌纱,左右两翅一颤一颤。他派捕快把尸体安葬之后,便左右随行,来到张屠户的店中。  张屠户的店在街的另一头,平常买肉的人也很多,店里也热闹,今天店里极其冷清。大概人们听说了张屠户的事,都绕远路去李家买肉了。  店里边有一张太师椅,其他地方都放着生猪肉,一条一条的红,一坨一坨的肉挂在架子上。父母官坐到太师椅上,环视四周,似乎要发现什么秋毫。  “仵作,你刚才可看清了?确定不是中毒而死吗?”  仵作站在一旁,答道:“大人,小人已看得十分清楚,张屠户却是并非中毒,属下以为他是……他乃惊吓过度而死。”  “这话从何说起?”父母官眉头一皱。  “属下也无从得知。”  “难不成每天杀猪的他会被自己的猪吓死不成吗?荒唐!”父母官一甩袖,面露难色。这案子来得蹊跷,他是在众人眼皮底下死的,可又不是中毒,难不成这店里有什么鬼怪不成?  “这屠户可有家小?”  “大人,张屠户的娘子张秦氏上个月刚过世,他们并无儿女。”  “上个月刚过世吗?——怎么死的?”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父母官似乎想到什么线索,派人传唤周围店铺的掌柜到张屠户店里问话。  “你们之中可有人曾见过张屠户的娘子?”  众人答:“没有。”仵作见大家都说没有见过,于是凑到父母官耳边小声说道:“大人,张秦氏你曾见过的。”父母官眉头一皱,仔细思索起来。八字胡上下摇晃,眼珠子转了几圈,仍然没有什么结果。  仵作提醒他:“大人,你忘记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夜,下着大雨,一个怀孕的民妇来衙门告状。”父母官眉头一展,茅舍顿开,原来是她!  父母官迟疑了一会,对大家说:“你们都回去吧,这案子我会处理。”随后把仵作叫到身边,询问那晚的详细经过。仵作示意左右随从退到店外,小声说:“大人,那晚张秦氏在大雨中击鼓鸣冤,小人便将她领到后堂……”  “后来呢?”  “大人不记得了吗?”  “本官那晚喝醉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后来大人说要亲自审问她,于是小的就退下了,在三更天的小人去给大人送茶,发现大人已经睡下,而那名女子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人也不知,小人于是派人将那女子到偏远处埋葬。不过……她衣衫不整,我还让人帮她换了一件衣服。”  “这……”  “对了,大人,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我进后堂的时候,她躺在地上,身边一滩血……”  “这都是真的?”  “小人不敢撒谎。”  父母官坐在太师椅上,身子越来越重,他发觉似乎做了什么错事,而自己又想不起来,实在是愧对良心。便下令左右,回县衙了。父母官在大堂上坐着,想起前几天的事情:  前几日晚上,小花姑鬼鬼祟祟来到县衙,侍卫直接把她带到后堂。父母官正要上床睡觉,见是小花姑,便搂着她坐在床头。  “花姑,你明晚不要来了。”  “为什么?大人不喜欢奴家了吗?”小花姑一脸不解,站起身来,拔下头上的小红牡丹,放在桌子上。  “不……不是……你知道的,我有家室了。以后咱们就断了吧。”  小花姑以为自己听错了:“大人,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正经了?那这么久咱们俩算什么……”说罢,就俯身贴在父母官身上,他便不作声。两人徐徐躺下,准备入寝。父母官一个转身,看见了桌子上的小红牡丹。  “这个,你在哪里买的?”  “喔,这个啊……大人忘了吗?那天我来府上,发现桌子上放着这个东西,还以为大人是买给我的,我问你是谁的,你也不知道,就送了我了。”两人不再说话,父母官似乎想起了什么。  且说那一天张屠户见他娘子没回来,心理倒清静不少。张秦氏去告什么状?还不是为了张屠户每天打她的事情,即使有了身孕,还是照打不误。张秦氏怕肚里的孩子受不了这蹂躏,实在走投无路才去的衙门。张屠户也不知她去了什么地方,或许是回娘家了,或许是投奔亲戚了,总之张屠户回家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张秦氏。  张秦氏嫁到这里,除了张屠户,举目无亲。时间流逝,她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小花姑。这段友情,还有一段故事。当时小花姑在镇上一个角落遭人凌辱,当时四下无人,她以为自己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当时张秦氏正好路过,见有人受到欺负,又想到自己的丈夫的暴行,一种同情和反抗的情愫相生,径直扑了上去,和歹人拉扯到一块。  小花姑见有人来帮自己,自己也有了勇气,两个女人面对三个大汉,面无惧色。你猜怎么样?当一个彪形大汉压在张秦氏身上时,她苦苦挣扎,但那大汉力气实在太大,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说时迟那时快,张秦氏拔下头上的小红牡丹头饰,猛地扎到了大汉的太阳穴,那大汉顿时就停止了呼吸,不再动弹,另外两个大汉一看,吓得落荒而逃。  这友情就这样结下来。小花姑感激张秦氏的救命之恩,问她怎么报答,张秦氏向小花姑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小花姑满心同情,便将自己和父母官的事情倾吐,让张秦氏到府衙去报官。  张秦氏思来想去也没勇气去报官,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才忍无可忍决定和张屠户一刀两断。不料那日父母官和小花姑吵架,自己喝的酩酊大醉,恰好来了张秦氏,他兽性大发,让张秦氏一尸两命。  自那日张秦氏救过自己之后,小花姑自己也去买了相似的小牡丹花头饰,整天戴着想着总有用得着的时候,就算不用来防身,本身也挺好看。那日她到县衙去,在那里竟然发现了一个小红牡丹头饰,思忖着一定是张秦氏来过了,随即向仵作询问,果然,可是张秦氏却不幸丧命——这让小花姑气愤不已。又是恨又是不服。  她一大早来到张屠户的肉铺,在地下冰室自己换上张秦氏的衣服,戴上小红牡丹,等着张屠户。那张屠户每早必会下来取肉——睡眼模糊中见到自己的妻子在冰室飘着以为闹了鬼——来和自己报仇了——竟然吓得死了过去。  可是这父母官,小花姑自己是又爱又恨,可怎么办呢?  从张大屠户家里回来的父母官坐在大堂上想了一通,便低头批起案子来,隐约觉得房梁吱吱作响,可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便又低头批案,过了一会,大堂上传来重物坠落的声音,那父母官大叫一声,就断了气——“明镜高悬”的金黄大匾重重地压在他身上,为什么改正的机会都不给他?——恍惚中,他看到那名大肚子民妇张秦氏在他的折磨下苦苦挣扎……  从此以后,街上再也没有人见过戴着小红牡丹的小花姑。   共 264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上一篇:雨忆其十

下一篇:缘份4